[张喻]1个爬楼的练笔

 @安澜丶  @程溯 

给二位,莫把我卖了出去。

生疏已久,练个笔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不知道起风了,天黑了,下起雨来。

一颗一颗砸在纹路繁复的雕花石砖上,深深浅浅。他以为是自己哭了,伏在地上,只觉得遍体都是冷的。云聚四方,蓦地绛下一道雷,眼前通亮,可却是歪歪斜斜的虚影。

喻文州仰起头去看,是重重叠叠的石阶,和一道冷冷清清的门。

“我喻文州,是有罪之人,该遭尽了天谴。此身至斯,全是罪有应得。”

他睁着眼,雨落了进去,又从眼角淌了出来,温热的。


“倘若有一天,我背叛了你……”

红...

感谢@安澜丶 给崽儿赐名,经过一系列严肃、江勤劳、陆闲人、江教育、江实践、江主义之类沙雕的名字,最后一个叫严初,一个叫江祁。希望这两个崽儿茁壮成长,活到我把故事写完……

咿咿唔唔,对我来说流光溢彩的生活已经过去,是时候在背阴的角落里悄然滋长。
震惊于自己的孤陋寡闻和肤浅刻薄,我所以为的长情在众友人看来薄情的很。
时间久了,一句不过如此也就算了。

人间愉快。

文人讲的是性情

清早的时候,看到还有很多很多读高中的学生,说着高考完之后,就把书都撕掉。
从六楼,把纷纷扬扬的书页抛洒到六月的身上。
去年的六月,我在做什么呢?
我没有撕书,甚至来不及告别,匆匆忙忙收拾完四年的轨迹,慌慌张张赶往下一个城市。
大雨,暴雨。
我没有哭,也没有欢愉,路上唱着棠梨煎雪。

【你在看什么。】
【我不知道。】

我相信孤独,相信绝望。我也相信自由,相信幸福。
我相信明天一定会有更好的事情发生。
但是,此刻的我依旧感到寒冷。

回家的最后一个路口红灯要等三十秒,第一级台阶要比第二级矮两厘米,下雨的时候听三拍子的交响乐,周围都是旋转的雨伞。

记梗

少年在奔跑,世界在被创造。他想,他的速度一般会要比什么东西更快,他一定,正在拯救着什么。

1 / 3

© 亦年 | Powered by LOFTER